小猪,依林,杰伦的故事!!超感动的!!(10)作文3000字

时间:2106-02-07 14:28:15 我要投稿

  四个人围在了一桌,其中一个女生双手撑着桌子,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一位男生。

  “你就是那个小豆钉?!”可儿抬头吃惊的看着眼前比她高出许多的郑浩南,想当年他出国的时候,个子才到可儿的耳朵!只不过两年不到的时间,竟然长了这么多。

  “现在你才是小豆钉吧!”浩南笑着拍了拍可儿的头顶,“你怎么都没长啊?”

  可儿一嘟嘴,打掉了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是哦!是哦!你长高很了不起,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旁门左道。”

  “郑浩南,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宇翼打断了浩南和可儿的对话,冷眼看着他。

  郑浩南一脸的无辜样,“我有打你手机,可是你自己不接。”

  宇翼拿出手机一看,26个未接电话,全出自于一个人——郑浩南!

  “看吧,看吧!”浩南得意的坏笑,“不关我的事。”

  宇翼的表情一僵,小吟立刻转移话题,“那你以后就在这里读书了吗?”

  “嗯!”浩南点点头,随即食指点着自己的嘴角旁,“小吟,你这里沾到酱油了。”

  “是吗?”小吟伸手开始在嘴角旁乱擦,看了看自己仍干净的手,疑惑的看着浩南,“没有啊。”

  “你叫宇翼帮你擦啊,你自己又看不见。”浩南给宇翼使了个眼色。

  只见宇翼很漂亮的抽出一张餐巾纸,一把握住小吟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这边,然后一手仍托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的帮她擦嘴角的酱油。

  临边的几桌陆续发出一次性筷子被折断的声音,一双双嫉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吟。

  不过这些可以射死人的眼神根本抵不过眼前宇翼那双温柔的眼睛。

  看得小吟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看到小吟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宇翼的脸上挂起一丝笑意,“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吗?”

  此时他已经放下为小吟擦脸的手,

  静静的托着她的下巴,静静的等着她的答案。

  “真的……很喜欢你……”小吟恬静的看着宇翼,脸上洋溢着幸福、羞涩的笑容。

  宇翼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久违的笑容。

  可儿怔怔的看着他,那个笑容她曾经见过,在梁颜还没有死的时候……这种幸福、甜蜜的神情会出现在宇翼的脸上,让可儿这辈子也忘不了。现在连郑浩南也已经回来了,四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只不过,每次看到宇翼和梁颜甜甜蜜蜜的时候,郑浩南都会有一个惯有的反应,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只听见一击拍桌子的声音,一个人一跃而起。

  “你们竟然在我面前调情,欺负我没女朋友是不是啊!”

  每到这时候可儿总是会想:你个矮冬瓜,谁看得上你啊。

  可是这次不一样,话音刚落,郑浩南身边立刻挤满了人。

  “你是新转来的吧!你是什么班级?”

  “你是不是叫郑浩南?我叫你浩南哥好吗?”

  “我现在也没有男朋友。”

  ……

  太夸张了吧!这些女生都把可儿挤出了位子。

  可儿忿忿的看着她们,什么嘛!郑浩南的确比以前帅了许多,从英国回来也似乎沾了点洋气,可这些女生也不需要这么心急如焚吧!

  有史以来第一次!

  郑浩南讲完这句话会有这么多女生都拥过来,连他自己都有些手足无措。

  宇翼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她们凉凉的说道:“滚开,郑浩南已经有未婚妻了!”

  他的话就犹如命令一般。

  顿时走了不少女生,但仍有一些女生愣愣的站在那里,想着郑浩南的未婚妻到底是谁。

  可儿也瞪大了眼睛看看宇翼又瞧瞧郑浩南,难道他们都是暗地里联系的?郑浩南什么时候有了个未婚妻的?是在英国有的吗?或者这次回国是来订婚的?

  一股无名的火涌上可儿的心头,竟然这么大的事也没人跟她说!虽然可儿以前一直叫郑浩南‘小豆钉’,可他也不需要连订婚的事对自己也只字不提吧!

  “你们都给我滚远点!”

  可儿的这句话极具爆发力。

  刹那间,他们的周围都已空荡荡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你的未婚妻到底是谁?!”可儿抓起一根筷子就顶在了郑浩南的喉咙口。

  “你去问宇翼啊,我也不知道从哪冒出个未婚妻来。”他向宇翼挥挥手,“喂,你有什么好货色介绍给我啊?”

  “她!”宇翼抬手指向可儿。

  仅这一个字,同时震撼了两个人的心。

  “什么?!”可儿和浩南在同一时间,以同样惊异的表情和同样吃惊的语气对着宇翼喊到。

  “宋可儿以前说过只要你以后长得比她高一个头,她就会嫁给你,而你也很高兴的答应了。”宇翼从小的记忆力就特别好,只差没练成过目不忘的本领了。

  被宇翼在这么一说,可儿隐隐约约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时郑浩南因为个子矮而沮丧,可儿看他可怜才这么说的,而且她当时认为他绝对不可能会比自己高的!

  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嫁给他?

  “可儿,你有这么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啊。”浩南摸摸后脑勺,一脸愧疚的看着可儿,“对不起,我还不能娶你。”

  现在是怎么回事?可儿原以为听到他这样说,自己会很高兴的对他说‘谢谢’。可是她现在不仅不高兴而且还非常生气!

  怎么搞得好象‘我想嫁,他不愿娶’似的,我以前要不是看你可怜我也不会这样说!可儿愤愤的瞪着郑浩南。

  “小豆钉,我会嫁给你?下辈子都别想!”可儿落下这句话就跑开了。

  “可儿没事吧。”小吟看着她越跑越远的身影,心里有点担心。依可儿的性格应该不会就这样走掉的,她很在意浩南说的话吗?

  “别担心了,等到上课她就会回来。”宇翼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挽着小吟的肩膀。

  她轻轻靠在了他结实的肩上。

  “浩南,我们先走了。”宇翼转过头向郑浩南道别。

  微风中,宇翼与小吟两人并肩的身影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树间的小鸟也仿佛为他们演奏着美丽的乐章。

  身边的宁静与美好反而让小吟的心不安起来。

  有些事情不解决,一切都将会慢慢流散。

  “翼,我想回家一次,我想再和我妈妈谈一谈。”

  不知何时开始,这个想法已钻入小吟的思想里,或许是宇翼带给她的勇气让她能勇敢的面对季萍枫,梁颜的最后一封信更是她心里最大的牵拌。

  “我陪你一起去。”他也是时候该面对了。

  “真的吗?!”小吟高兴的扑进宇翼的怀里,如果有他陪在自己身边,那她什么都不会再害怕了。

  “喂,随便抱我会有惩罚的。”宇翼在她耳边低声说到。

  “是吗?!”小吟立刻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笑着对他说:“现在应该不会有惩罚了吧。”

  “已经晚了。”

  宇翼伸手将她再次拉进自己的怀抱,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甜甜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

  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喜欢你’——这句话已渐渐升华。

  升华成的是不停敲击心里的感觉——‘我爱你’

  “小吟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容嫂一看见是小吟激动的抱住了她,抚摩着她柔顺的头发,“小姐你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小吟愧疚的看着容嫂苍老了许多的脸,一定是因为过于担心自己,容嫂才会这样憔悴的。

  他们跟着容嫂进了大厅,季萍枫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

  “夫人,小吟小姐和宇翼少爷来了。”

  季萍枫手一挥,让容嫂退了下去。

  她站起来直视着小吟和宇翼,开口说道:

  “你还舍得回来啊,我还以为你们一家三口过得太甜蜜,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呢。”

  “其实我……并没有怀孕,但是我真的想留在这里,请你帮我去告诉爸爸,我是不会回美国的。”小吟拉紧了宇翼的手,再一次坚定的说:“我要永远和宇翼在一起!”

  “‘我要永远和宇翼在一起’?好熟的一句话啊!”季萍枫瞪着他们互相紧紧握着的手,话语里充满着怒气,“曾经小颜也哭着跑过来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宇翼,小颜的死也是你间接造成的!要不是喜欢上你,也许她早就肯去美国治病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小颜哭着跑回来拉着我的手要我带她去美国治病,她告诉我你向她求婚了,她哭喊着说她不想死,说她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小颜她怕你担心,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而你,你为她做过什么?”

  季萍枫每说一句话就像一把利刀滑过宇翼的心。他曾经憎恨着离他而去的梁颜,可当他听到季萍枫说小颜哭喊着说她不想死的时候,宇翼的心开始流血了,可他颤抖的手更紧的握住了小吟的手,“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好好照顾小吟,我不想再失去任何我想珍惜的人了。”

  “妈……为什么?为什么从小你就不喜欢我?我做错了什么?”小吟终于问出了这个困扰着她十几年的问题。

  季萍枫走到小吟面前,突然伸手拉开了小吟胸前的扣子,白皙的皮肤上有着一块红褐色的胎记,季萍枫看着眼前的胎记冷笑道:“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特别喜欢你吗?就因为你胸前的这块胎记,和她已死的初恋情人一模一样!我也是无意之间听到你爸爸这样说的,所以我讨厌你!”

  “伯母,请您适可而止。”宇翼挡到小吟身前,转过身帮已经木纳的小吟扣好了胸前的纽扣,他能感觉到小吟的身子在一阵阵发抖。只要一句话,只要季萍枫再讲一句严重的话,小吟整个人都会滩倒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季阿姨,是谁来了吗?”从楼梯上传来一个清幽的女声,声音很小,却阻止了季萍枫即将升起的怒火。

  季萍枫上前将她扶了下来,关怀的责备着她:“我不是让你多休息吗?你怎么出来了呢?算了,跟我去见两个人吧。”

  季萍枫将她带到了小吟和宇翼的面前。眼前的女孩很清秀,可是脸色有些惨白,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你们好。”她很有礼貌的向他们微微鞠了个躬,“我叫沈颜回。”

  季萍枫关爱的摸着颜回的头,“这孩子和小颜一样有血癌。”

  听到‘血癌’两个字,他们每个人的心都突然抽紧。

  “颜、回,这个名字就像是在告诉我小颜回来了。”而季萍枫的这一句话更是刺激了他们每个人的神经。

  “胡说!”宇翼的一声喊叫令他们整个人一惊。他指着颜回,眼神又变回和小吟第一次见面时的冷漠,“不要拿这个女人和小颜相提并论!”

  面对宇翼突然的一声怒骂,颜回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份不知所措,她细声问:

  “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看到如此恳切的眼神,宇翼心头一软,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过分了,他撇过头尽量不去看她。

  季萍枫扶着颜回,感觉多了一分母亲的慈爱,可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小吟,跟我回去吧,你爸在等你。”

  看着眼前瘦弱的沈颜回,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开始不自在,她甚至不敢看着她。

  小吟抑制住心中的毛躁,向季萍枫伸出右手,“姐姐的信,给我。”

  “信和宇翼,你自己选一个。”季萍枫的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她就知道小吟一定不会放着小颜的信不管的,总有一天她会跟自己回美国。

  “两个我都要!”即使小吟从小就知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道理,可现在宇翼好不容易能接受她了,而信本来就是小颜给她的,说什么也不能妥协。

  “够了!”宇翼的眉头有些锁紧,冷漠的脸上增添了一丝怒气。他不喜欢别人拿自己去作比较,更讨厌别人拿自己来做选择!

  他拉着小吟的手大步朝门外走。

  不管小吟怎样的想甩开他的手,他还是紧紧的拉着她往前走。直到离房子有一大段路他才松开手。

  “你为什么要拉我出来,姐姐的信还没有拿。”小吟揉着被抓红的手腕,有些不满。

  宇翼转身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问到:“你更想要那封信还是留在我身边。”

  “翼,先放开我,别人都在看我们呢。”小吟红着脸想要推开他。

  路上的行人纷纷朝当街拥抱的两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回答我。”宇翼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更紧的搂住了她。

  这么温暖的怀抱,让小吟怎么放的开?她恨不得能永远停留在他的怀里,又怎么会舍得离开他。

  “我不会离开你的。”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宇翼放开了她,他抚摩着她被风吹起的头发,笑着说:“你现在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小吟想了想,拉起他的手说:“跟我来。”

  两人坐在广阔平坦的绿地上,

  看着蔚蓝的天空中一个个被放飞的风筝,

  呼吸着参杂幼草清香的空气,

  置身在宁静的大自然中,心情也会变得平和很多。

  “我在美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吹风。”小吟抱着膝盖,头靠在宇翼的肩上,闭着眼睛回想以前的事。

  “你很小就去美国了吗?”

  “好象是10岁的时候去美国的,临走前我还跟姐姐说好长大了一定要在一起,姐姐不守信用……”小吟的语速放慢了,话语也变的逐渐模糊,似乎快要睡着了。

  宇翼看着在上空飞翔的风筝,想起和梁颜的初识也是因为一只风筝:

  小时候,他爬上树去拿掉在树上的风筝,裤脚却勾住了树枝而下不来。是梁颜爬上树帮他解开勾住的裤子,而她自己却摔了下来。从那以后,他小小的心里就有了梁颜的位置。直到七年后,再次遇到了她,梁颜也成为了他生命中第一个爱的女人。

  而现在——

  他转过头看着已进入梦乡的小吟,同样的容貌,不同的心。

  他开始害怕,他更爱小吟一点,就会觉得更对不起小颜。

  即使小颜允许他们相爱,他还是不想背弃七年前在大树下所发的誓言:今生如果能找到她,我会永远只爱那个为我爬树的女孩。

  曾经因为憎恨梁颜的离去而被淡忘的誓言,现在因为内疚而记的更深更牢。

  一只只风筝从他眼前飞过,他一次次的问自己,为什么要去恨一个连死都想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Tags:小学生作文  六年级作文  六年级想象作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