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依林,杰伦的故事!!超感动的!!(8)作文3000字

时间:2010-05-30 11:28:31 我要投稿

  可儿看着一桌丰富的美食,傻了眼:“怎么?他们能未卜先知吗?知道今天我会带客人回来?呀……!”突然可儿似乎想起了什么,哭丧着脸说,“依林,我妈不会也像你妈一样派人跟踪我吧!”

  依林笑了,“怎么会呢,你妈妈这么疼你……不会像我妈一样的……”

  “可儿你回来啦,这位是……”宋夫人看着依林愣了一下,但马上回过神来说,“就是你提过的依林同学吧,真的很像啊……和依颜……”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可儿想扯开话题,就想到了正题,指着餐桌问:“为什么有这么多菜?”

  “今天你爸请了一些外国朋友来,好象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次特地来和你爸谈生意的。”说完,宋夫人还不忘小声抱怨一句:“真是的,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家里客房都住不下了。”

  “那……那她怎么办?”可儿指着身旁的依林。

  宋夫人显然没明白可儿的话,疑惑的看着她。

  “没什么,本来我想来您家玩,现在既然有客人,那我就不打扰了,宋伯母再见。”依林给可儿使了个眼色,微微摇了摇头。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今天家里会来客人……”可儿一边送依林出门一边道着歉。

  “不要紧。”

  可儿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塞到依林的手上,“我只有这些钱了,如果可以的话今晚暂时找个宾馆住一下吧!该死,这些钱也不知道够不够……总之!”可儿突然提高了分贝,“哪怕你今晚就是要睡在天桥底下,也绝不能住、进、志、祥、家!”

  这个晚上,依林已经进出了大大小小十几家宾馆了。

  一些正规的宾馆,依林手上的前是根本不够住一个晚上的;

  一些路边的旅馆,虽然钱是够了,可依林一进去,就有很多男的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吓得她马上逃了出来。

  如今,也许她真的要去天桥底下了。

  一条似乎没有终点的街上,

  依林独自一个人走着。

  路过了一家家商店,

  她终于在一间药房前停下了脚步。

  她想起今天宇志祥的嘴角被那两个保镖打破了。

  反正这些钱也没什么用,她干脆用来买了许多绷带、创可贴、红药水、纱布、擦伤药膏之类的,而志祥也经常打架,多买点备着总是好的。

  “叮铃——”

  依林按下了志祥家的门铃。

  门开了,

  一张俊脸从门后慢慢出现。

  “祥,这个给你。”依林把那一包从药房疯狂采购回来的杰作统统塞进了志祥的怀里,很满足的笑了笑,“那我走了。”

  “等一下!”志祥伸手拉住了她,“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依林点了点头,“可儿说让我暂时住在她家里……你不用担心……”

  “是吗?”志祥摆起回忆的样子,笑了,“可是宋可儿刚刚才打电话来说如果我让你住我家,明天就把我家炸了。”

  依林低下了头,呆呆的看着地上,谎话被拆穿了,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住我家吧!”志祥把将依林往房里拉。

  “真的可以吗?”虽然可儿曾叮嘱过千万不可以住进志祥家,可是不管怎样,依林都觉得总比住在天桥底下好。

  “废话。”志祥不耐烦的答了一句。

  25

  “你以后就住这间吧。”志祥把依林带到了一间房间前,打开了房门,“我就在你隔壁,没事的话最好别打扰我。”

  “我想……我想……你……”不知怎么的,依林突然不知道该怎样说清楚这句话。

  志祥嘴角微微上仰,带着嘲笑的语气说:“怎么?你想和我一起睡?”

  “不是!”小吟涨红了脸,极力地解释,“你的嘴角破了,我想帮你上药,所以……是你来我的房间还是我去你的房间?”

  “我不喜欢进女生房间,你到我房间里来吧。”他一手拉开房间的门,一脚走了进去。

  志祥坐到了床上,把刚才依林买的药扔在他身旁。他拍了拍床,让依林坐在他身边。

  依林轻轻地坐到志祥身旁,找出红药水和棉花棒。

  用沾了红药水的棉花棒轻轻地、均匀地涂抹着志祥嘴角的伤口。

  “痛吗?”她看着裂开的皮肉,感到心疼和歉疚,毕竟志祥是为了她才会被打的,他白皙无恨的肌肤一定没受过这种虐待,打架从来不会输的志祥竟然平白无辜的因为她挨上了一拳!

  志祥瞪了她一眼,“你去让人狠狠地揍一拳试试看。”他还特地强调了‘狠狠地’三个字。

  “你就不能好好的回答我吗。”也许是潜意识里的报复,依林稍稍用了些力。

  “啊!痛!”志祥一掌打开依林的手,手指轻轻按着被依林唤醒的伤口。

  “对……对不起,呼——呼——”依林抓下志祥按着伤口的手,使命地往他伤口上吹,记得小时侯自己有什么擦伤的,容嫂都是在她伤口上吹啊吹啊结果就真的不再那么疼了。

  “喂,不要凑我这么近!”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窜进依林的耳朵,当她吃惊的抬起头看着志祥时,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

  她一只手紧紧握着志祥的手,

  而另一只手则抓着他的肩膀,

  更糟糕的是——她竟然把脸凑到离志祥的嘴角旁,她的嘴停留在志祥的嘴旁边,她的脸离志祥的脸不到5厘米,她的脸颊还能感觉到先前志祥讲话时呼出的热气。

  天呐!

  她急忙松开手,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不要误会!”

  “误会什么?”志祥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依林。

  他的眼神凌厉,逼得依林一步步往后退。

  终于,她不能再退了,在她身后挺立着一堵墙。

  “我只是想……只是想帮你吹……”她突然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这幼稚荒唐的动作,只是靠着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没有想要吻你。”

  志祥一只手撑着墙,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我没有想要吻你’这种话,她是善于掩饰还是真的单纯如水?可当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她天真的要和他交往以及没有任何防备的就住进他的别墅,他确定答案是后者。

  他捏起她的下巴,神情变得严肃,“越跟你接触越觉得你不像依颜,即使你有着和她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微笑……”

  依林凝视着他深邃而又带着悲伤的眼睛,微微一笑,“还有一点我和姐姐一样,就是我们都爱着你,很爱你,想和你永远在……”

  依林 还没来得及说出‘一起’两个字就被志祥深深的吻住了嘴唇,他的手紧紧的环住她的腰,他的嘴拂过她的脸颊滑到她的脖子,他轻轻吸允着她白皙的脖颈。

  很久,他才放开她。

  “去睡吧。”宇翼把小吟送到房门口,他的眼神不再冰冷,他的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许多,“谢谢你,依林。”

  依林怔了怔,她没想到志祥竟然会如此温柔的跟她说‘谢谢’,她突然觉得很幸福,即使在志祥心里最深最大的位置永远都是留给依颜的,依林还是觉得很满足。她喜欢和志祥一起爱着姐姐,依林也相信志祥也会和姐姐一起爱着她。

  26

  “什么!!!”随着晴天霹雳般的一声惊叫,可儿张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依林,“你……你……你再说一遍昨天晚上你住哪儿了?!”

  依林眨了眨眼睛,用着很无辜的表情看着可儿,又用很无辜的语气说:“志祥家啊。”

  “怎么?昨天天桥底下都睡满人了吗?”可儿仍是一脸的不满意,她不敢相信昨天她千叮咛万嘱咐依林不能住进宇翼家,甚至还打电话威胁志祥不能让小吟住进去,可是他们两竟然把她的话当放屁,最后依林还是住依林志祥家!

  依林喝着冰冻的橙汁,摇了摇头。

  她特地外带了两杯冰饮料,就是为了给可儿降火,可是似乎没什么用啊。

  “啪——”

  可儿用力一捏,纸杯顿时被捏成了一团,果汁不停的往外渗。

  “我们现在去志祥家好不好?”可儿笑着对依林说,这张强忍着愤怒还要勉强微笑的脸显得更加恐怖。

  依林突然感到一股寒流从背部上涌。

  暖暖夏日,正喝着冰饮料的她竟然直冒冷汗。

  她开始在可儿身上左瞧瞧右摸摸,来了一个彻底大搜身,最后确定了可儿身上没有炸弹、手榴弹之类容易引爆的东西,才放心的对她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正午十分,烈日当头。

  到志祥家有一大段路是要靠自己的脚走的。

  怎么住的这么偏僻!

  可儿心里不停的埋怨着,炎炎的红日更加添加了她心中的怒火。

  “开门!”可儿使劲地踹着志祥家的大门。

  小吟在一旁看着不禁感到心疼,就算大门是志祥家的,可大门没有得罪她吧,更何况属于可儿自己的脚更加没有惹到她,为什么要遭受这种罪呢?

  门开了,依林一度以为门是被可儿踢开的,可当里面传出志祥的声音才了解可儿也许并没有踹开门的本领。

  “你回来啦。”志祥似乎还没睡醒,睡眼朦胧的看着依林。他还没意识到这句‘你回来啦’更加激怒了本来就想把他一掌拍死的可儿。

  “你应该说‘你来啦’而不是‘你回来啦’!”可儿怒气冲冲的瞪着他,难道他已经把依林当成这家的女主人啦,该不会……该不会他对她做了什么吧!

  可儿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生气,终于——

  “混蛋!”

  可儿的一声怒骂顿时让志祥的睡意烟消云散。

  “你说什么?!”清醒的志祥可不像刚才这么好对付,凌厉的眼神、冰冷的语气,让可儿心头一颤。

  “你……你昨天该不会对依林做了什么不规矩的事了吧……”话既然已经出口,可儿只好硬着头皮讲下去,她原本还想多加上‘色狼’两个字,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依林听了急着大叫:“没有!”

  一阵整冷风从她背后穿过,

  可脸上却开始发烫。

  要说有,也只是稍微亲吻了几下。

  志祥似乎明白了什么,坏坏一笑。突然把食指轻轻放在了依林的嘴上,“她的嘴唇真的很软啊,身体上还有一股梅花般的幽香。”

  依林已经被他的话和耍人似的眼神给弄呆了,愣愣的看着他慢慢、慢慢的用一句句调侃的话刺激可儿。

  可儿像打臭虫般的拍掉了志祥的手。

  死死的盯着他看,“志祥,我要炸了你家!”

  “随便。”他的话中参杂着冷笑,他的表情就像在说‘我看你怎么炸’。

  的确,要把一个人的家炸了这种话是不现实的,不过可儿早就想好了办法——炸不了房子毁了厨房也好!

  她闯进了厨房,随便抓了几样菜塞进了微波炉,等她重重地关上微波炉的门后,把温度开到最大,然后又重重的把微波炉扔进了烤箱,再把烤箱的温度开到最大。她像点燃了烟火要迅速离开般的逃离了厨房。

  “可儿,这样做太危险了,万一真的爆炸怎么办?”依林紧紧握着可儿的手,担心的看着厨房里的动静。

  依林双手插在裤袋里倚靠着墙,对于可儿幼稚、无聊的举动,他能做的只有等,不管会不会毁了他的厨房他都不介意,他本来就不会下厨煮东西,他的饭不是在外面解决就是叫外卖送来。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厨房里终于传出一声巨响。

  可是真的毁了的只有那个考箱和微波炉,顶多还祸及到了周围的碗盘。

  “还好。”依林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早知道这样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事情结束了,可儿也应该消气了吧。

  “宋可儿,游戏结束了。”志祥挺起了身,看了看局部已经焦如煤炭的厨房,“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可儿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志祥不管在怎样的心情下,总是板着脸跟自己讲话,不过她自己似乎也没用什么好口气跟他讲过话。

  她朝他翻了个白眼,很满足的看着依林,“我已经发泄好了,你也就安心住下吧。”

  “什么!?”依林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被刚才的巨响震坏了,一向最反对她住在志祥家的可儿竟然让她安心住下!

  “其实呢……”一丝忧郁像流星般在可儿脸上闪过,只有那一瞬间,她又带上了仿佛悲伤的笑容,“当我听见志祥对你说‘你回来了’的时候,我真的是气极了,可是不知为什么现在又会有一丝欣慰,我想依颜也许一直在等志祥对她说这句话,可是她终究等不到,他们曾经说好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的,可是天意谁都没办法改变。不过现在有你,也只有你可以代替依颜留在志祥的身边。我要回家了,以后如果他欺负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可儿说着伸了伸拳头。

  送走了可儿,找人整理好了厨房,依林就快累摊在地上了,而志祥却从开始到结束都没做过任何事情,只是看着依林忙里忙外的跑。

  “我们出去吧。”志祥拉着依林往门外走。

  “去哪?不去可不可以?”依林现在恨不得马上抱着枕头睡上三天三夜,可现在却要她拖着两条几乎不属于自己的腿出门,她真为自己感到有些可悲。

  “去帮你买衣服。”

  “为什么?”她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帮她买衣服,难道是犒劳她帮他整理厨房吗?

  “你好象没带衣服来吧,难道你想都穿你身上的这一件衣服啊,还是……”他突然转过头邪邪一笑,“你不想穿衣服了?只要你愿意我倒是不介意。”

  “不是!那我事先申明,我没钱……”依林可以说是分文不带的离开自己家的。

  志祥真是无奈的一笑,难道她还觉得要她自己付钱吗?

  “你挑衣服,我来付钱。”这句话说的好顺口,依林觉得这句话他至少对一百个不同的女生说过一百遍!

Tags:小学生作文  六年级作文  六年级想象作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