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依林,杰伦的故事!!超感动的!!(11)作文3000字

时间:2010-05-30 09:36:21 我要投稿

  咚——咚——

  连续不断的敲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小吟懒懒散散的爬起床去开门,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刚过7点,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人会来的,是谁?

  她把门开了一条小缝,从细缝中望去,是个黑色行李箱。

  “是谁?”她小声问。

  “小吟小姐,是我。”

  容嫂?!

  她打开门,看着眼前拖着厚重行李箱的容嫂,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她一把抓住容嫂的手,笑着说:“容嫂你怎么来了?来看我的吗?”

  “我以后能住在这里吗?”容嫂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我从那个家搬出来了,我回国本来就是照顾小吟小姐你的啊,既然你在这,那我也就过来这,可是宇翼少爷会同意吗?”

  “我同意。”宇翼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了厅里,拿着水杯看着她们。

  “太好了!”小吟的脸像盛开了花朵般的欣喜。

  她搂着容嫂带她去房间,跑上跑下的为容嫂整理。尽管累得满头大汗,可脸上的笑容从没有停止过。

  宇翼在旁静静的看着她,他喜欢看她笑,就像从前一样,只要小颜对他笑,他的心情就会突然转好。而现在,同样的笑容却是不同的感觉。只要看到小吟笑,他心里就会觉得塌实。他知道让容嫂留下来,小吟就会开心,所以听到容嫂这样说,他马上就同意了。她的笑容是他最大的安慰。

  黑幕渐渐降临大地。

  天上挂起了一轮新月。

  星星点缀着蓝黑的天空。

  露天阳台上,宇翼和小吟靠着栏杆,仰望着天。

  “容嫂呢?”

  “她已经休息了,今天忙了一整天好累啊。”小吟爬在了栏杆上,头靠在双臂中,“不过很开心,又能和容嫂在一起了。”说着说着又有一丝笑意偷偷溜上嘴角。

  宇翼轻轻的搂着她的腰,她在他旁边就像个娇小的洋娃娃,属于宇翼他一个人的洋娃娃。

  “你是我的,以后你只能在我身边,你明不明白?”宇翼突然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他的眼神仿佛要把她吞噬到自己肚子里。

  小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愣愣的看着他。

  “你不明白吗?”他把她更拉近了自己。

  小吟的灵魂像是被宇翼的眼神摄取了一样,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竟然摇了摇头。

  宇翼的眉头顿时向里皱紧,低下头开始吻她的脖颈,一会儿轻轻的舔着一会儿用力的吮吸着,弄得小吟又痒又痛。

  “好了。”几分钟后,他才满意的放开她,“你回房间去吧。”

  小吟还没从呆滞中走出来,就被他推出了门外。

  她跑进洗手间,用冷水扑打着自己的脸,好让她自己清醒清醒。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赫然的发现在她脖子上有一道暗红的吻痕。小吟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她摸着自己脖子上宇翼留下的痕迹,觉得十分好笑,宇翼是想用这个办法证明自己是他的吗?傻得好可爱。

  37

  “你到我们班来干嘛!”可儿双手撑在桌子上,盯着眼前这个校服扣子只扭几个的人。

  郑浩南伸了个懒腰,啪的一下也将两只手撑到了桌子上,“我再说一边,从现在开始这个也是我的班级。”

  “我也再说一边,你的班级不是这里,是在我、们、隔、壁!”可儿一字一顿的说着,她已经说了不下一百遍了,可他就是不听,偏说他要在这个班级上课。

  “你们在吵什么啊?”还在班级外就已经能听见可儿的声音了,小吟看了看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问:“浩南,怎么你也在这里啊?快要上课了,难道你不回自己教室吗?”

  “翼,小吟,你们来了啊,以后我也要和你们一起上课。”浩南拍了拍桌子,“看,我把桌子都搬来了。”

  宇翼看了看挤在一起的桌椅,难怪他一进教室就觉得这么不顺眼呢,原来是多了一张桌子和一个人。

  “回去。”

  宇翼冷冷的一句话让浩南脸色大变,不满的看着他说:“怎么连你也要我走啊,好歹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啊,你也不想想以前是谁好心把糖葫芦分给你吃的啊。”

  “噗嗤——”可儿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她实在很难想象宇翼吃糖葫芦的样子。

  小吟也吃惊的看着宇翼,没想到他竟然也喜欢吃糖葫芦!

  宇翼的额头上爆起了几根青筋,想起这件事他就生气。小时侯他第一次看见郑浩南带回来的糖葫芦,因为好奇就跑过去问他要一颗。

  “喂,浩南,给我吃一颗!”宇翼从小就有些霸道,所以他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厚着脸皮去问郑浩南要的。

  “把手伸出了来。”

  宇翼以为浩南要给他糖葫芦,就乖乖的把手掌摊开。

  “给你。”浩南把一些零钱放到他手上,“你自己去买吧。”

  然后一边舔着糖葫芦一边高兴的走开了。

  宇翼一生气,就发誓再也不要吃糖葫芦了。

  可是没过几天,就在他睡着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咽下喉咙了。他一边咳嗽一边把不明物体吐了出来,没想到竟然是一颗糖葫芦。紧接着就是一张笑脸大特写。

  浩南笑眯眯的看着宇翼,“怎么样,好不好吃?那天我觉得自己有点小气了,所以今天我特地来给你吃糖葫芦的,没想到你睡着了,就塞了一颗到你嘴巴里,可是你干嘛要吐出来啊!”

  宇翼看了看差点把他噎死的糖葫芦,越来越觉得郑浩南是故意耍他的,就揪着浩南的衣服。

  每当想起这件事,宇翼都觉得喉咙有些微微作痛。

  “你是不是担心可儿跟别人跑了不放心才想在我们班级的啊?”宇翼注意到浩南把桌子紧贴在可儿的桌子旁。

  “我跟不跟别人跑了关他什么事啊!”

  “对啊,关我什么事啊。”

  “你们两个不是已经口头定婚了嘛。”小吟也开起他们玩笑来,不过这也算是事实。

  可儿对‘口头定婚’这四个字眼特别敏感,她觉得这几个字就像是孙悟空的紧箍咒,牢牢的困住了她,更可恶的是,本来是接受施舍的郑浩南竟然不记得了!既然要忘,为什么不两个都忘记,偏偏她自己却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就像演变成了她不能离开他,而他却可以毫无理由的背叛她一样。

  郑浩南突然指着前面,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惊喜,“你们看,有个美女进来了!”

  可儿嘟了嘟嘴,“什么嘛,看上去病病怏怏的。”

  小吟扯了扯宇翼的袖子,一脸的不敢置信,“她该不会是那天在我家碰到的那个女孩吧……”

  宇翼没有回答她,冷眼扫了一下正望着他们的沈颜回。他心里也的确有些吃惊,可是他的脸上找不到任何惊讶的表情,对他来说,沈颜回也只不过是个素不相识的人罢了。

  从这一天起,班上就多了一个旁听生——沈颜回,她只是静静的坐在教室中的某个角落听着老师讲课,看着同学上课。

  时不时的,她的目光会和小吟的交汇在一起。每当这时,小吟都会紧张的躲开颜回的目光,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沈颜回弱得让人不敢接近她,甚至有多看她一眼,她就会在你眼前倒下去的感觉。

  可是有个人偏喜欢去打破这份宁静。

  “嗨,你叫什么名字啊?”郑浩南反坐在颜回前面的位子上,爬在颜回的桌子上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不知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她的肌肤显得特别白,忧郁的脸上更添一层神秘。

  她微微抬起头,回答道:“沈颜回。”她的声音很轻很细,话音就像一朵雪花慢慢飘落到地上直至融化一样。

  “我叫……”

  “郑、浩、南!”可儿瞪着眼睛对他喉到,她现在恨不得揪起他的耳朵,再拍死他这只哪有蜂蜜就往哪飞的蜜蜂,人家女孩子好好的在看书,他偏要飞过去嗡嗡乱叫。

  浩南还是保持着原有的笑容看着颜回,“对,我就叫郑浩南。”

  “你们……”她停了一下问,“是宇翼和梁颜的朋友对吗?”

  浩南和可儿奇怪的互看了一眼,说:“是……啊,你也认识他们?”

  “我只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颜回毫无生气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憧憬和惋惜,也许是因为梁颜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病,所以她对他们之间的事感触特别多也特别深。

  “我肚子饿死了,我们去吃饭吧!”浩南站了起来,合上了颜回正在看的书,“你也一起去吧,宇翼和小吟已经去帮我们找好位子了。”

  她摇了摇头,“这样不太好吧。”颜回心里明白,宇翼并不欢迎她。

  可儿拉起她的手,“没事的,我们一起去吧。”

  “可儿他们怎么这么慢啊。”小吟看了看手表,她已经等了他们快半个小时了。她想等他们来一起吃,所以只好看着眼前的饭菜吞口水。

  不过宇翼早就自顾自的开始吃了。

  “翼,你吃慢点啦,等他们来了一起吃啊。”

  “你在等什么啊,我们吃完了就走人。”宇翼吃得比前面更加快了。

  小吟慢慢伸手握住了筷子,她已经快饿得眼冒金星了。

  “小吟!”

  背后响起了可儿的声音。

  “他们来了!可……”小吟转过头看见了可儿身边的颜回,心里就像是突然被人揪了一下一样,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

  宇翼扔下手中的筷子,推开椅子,拍了一下小吟的脑袋,“走了。”

  被拍醒的小吟不舍得看了看丝毫未动的饭菜,抿了抿嘴唇说:“可是我饭还没有吃……”

  宇翼笔直向前走,像陌生人般的与浩南、可儿以及颜回擦肩而过,连斜眼都没看他们一下,走到大门口停了下来,还是背对着他们说到:“梁吟,你是要留下来吃饭还是要跟我走。”

  “我……”要是平时,小吟一定会拔腿就跟着宇翼跑了,可是她现在实在是饿得一步都不想走了,更别提要放弃眼前的美味了。

  可儿对宇翼这种态度感到生气,她就是要和宇翼对着干,就把饭菜更推近了小吟,“人是铁饭是钢,小吟你留下来吃饭吧。”

  小吟看了看眼前的饭菜又看了看宇翼,最终还是爱情的力量战胜了食欲,她刚想转身走就被轻轻的拉住了。

  “你们都留下来吧,我走就行了。”颜回缓缓放下拉住小吟的手,走到宇翼的背后,“你不想看见我对吗?”

  “小吟,我们走。”宇翼丢下这句话就跨出了门槛。

  小吟跟着跑了上去。

  颜回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的背影,渐渐变小、渐渐变模糊。

  “有人昏倒了!”

  旁边的学生指着倒在地上的颜回喊到。

  “有人昏倒了!”

  旁边的学生指着倒在地上的颜回喊到。

  可儿惊慌地扶起倒在地上的颜回,小刚也急匆匆地跑来,一把抱起颜回,拼命往医务室跑,不知为何他俩会如此紧张颜回,大概是又想起了梁颜的缘故吧。

  可儿边跑,脑子里还不断闪现出她和梁颜在一起的情景,尽管那时梁颜身患重病,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

  下午,小吟得知颜回晕倒了,便跑到病房来看她,医生告诉她,颜回病情恶化,但又找不到相符的骨髓,所以,她可能有生命危险。

  小吟心头一酸,望望病房内面色苍白的颜回,忽然想起了姐姐临死前的样子,一股力量正在吸引她,她猛地一转身,扯住正欲离开的医生:“带我去化验吧,看我的骨髓和她的符不符。”

  医生被小吟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了:“啊…你…想好了吗?”

  梁吟很坚定地回答:“想好了。”

  不知是不是天意,梁吟和沈颜回的骨髓竟惊人地相符!

  梁吟决定马上做骨髓移植手术,但这需要家人的签字。于是她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可儿。

  “你要给她捐骨髓?!”听小吟说完,可儿惊讶地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她能理解小吟的心情)“你身体这么弱,会不会有问题?”可儿关心地问到。

  梁吟微笑着摇摇头。

  “看你那高兴样,哦,对了,宇翼知道吗?”

  梁吟沉下来,望着天上的白云,摇摇头:“哎,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

  说实话,自从爱上宇翼以后,梁吟心里多了很多顾虑,她开始很小心地说话,害怕刺激到他那根极脆弱的神经线。

  “这事非同一般,你应该跟他说。嘿,他来了,快去吧”可儿也不由她分说,一把把她推向刚踏进教室门的宇翼。

  毫无准备的梁吟刚好和宇翼撞个满怀。

  宇翼现是一震,然后疑惑的外加一点不耐烦地问:”你要干什么?”

  “啊?我,我是,是想…”小吟吞吞吐吐,半天也扯不到正题上,可儿在一旁着急地使劲递眼色。

  宇翼转身对着正在挤眉弄眼的可儿:“出什么事了?”

  “梁吟要给颜回捐骨髓!”可儿很干脆的说。

Tags:小学生作文  六年级作文  六年级想象作文 

热门文章